首页 > 股票资讯 > 东方精密颁奖"非优秀团队"?源于狗血内讧引发的高价收购

东方精密颁奖"非优秀团队"?源于狗血内讧引发的高价收购 易联众股票

来源:股票资讯 作者:佚名 浏览量:109

3月13日,深交所向【东方精工(002611),股票酒吧】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拟回购本公司普通股。基于公司价值判断的二级市场,以及低价授予限制性股票的原因和定价依据;价格低于《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第二十三条所列授予价格的合理性。

此前,东方精密3月11日公告称,《2020年限售??股激励计划(草案)摘要》披露,拟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业务)纳入其中,价格为1元。包括人员在内的42个激励对象授予限制性股票2700万股。由于公司股票在3月10日收盘价达到5.44元,当日该计划的实施相当于最高约1.2亿元的现金奖励。

不仅如此,东方精密还在3月11日宣布,拟为全体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办理责任保险。虽然每年保费不超过15万元,但也彰显了公司对核心团队的承诺。"一切都完成了。"

那么,东方精工真的有出色的表现,值得给核心团队一个特别的奖励吗?这起事件其实牵涉到了一场由天价收购引发的上市公司的血腥混战。

特奖核心团队不突出

3月2日,东方精密发布"靓丽"2019年度业绩预告,公司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999.473亿元,同比增长50.95%25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8286亿元,同比有好转,同比增长143.42%25。

乍一看,业绩好到可以给股份奖励,但实际上大部分利润都来自于"业绩补偿执行"。

在业绩预告中,东方精工表示,"公司根据与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莱德")原五名股东签署的协议,")和骄傲。根据协议约定,履行并完成履约补偿纠纷"一揽子解决方案"项下的相关交付工作。绩效薪酬实施对公司2019年度业绩的影响约为12.5亿元。

东方精工表示,除普瑞德外,"高端智能装备"业务板块贡献的营业收入2019年实现稳定增长,较201825年增速约22%25,预计营业利润2亿元~3亿元。显然,这种性能提升并不可观,创造这种性能的团队也不出众。

对于对于这样一支"非优秀团队",东方精工拿出了"高端智能装备"业务板块年利润的一半左右作为大奖,不免让人质疑其合理性。

对于这样的"超额奖励"和"勤奋",中小投资者炸了,有互联网东方精工股票吧的投资者表示:"东方精工的高管并没有做出巨大的贡献。公司没有涉足高危行业,他们没有贡献,前年亏损巨额,投资重组案失败,损失超过10亿,现在要给他们股票,帮助他们买保险,这是公肥的损失。所有股东都应该抵制这种危害公众的违法行为。"27日,多位股东也声称反对网络投票。

高价收购引发的内部分裂

真相是什么?

公开资料显示,东方精工是广东省佛山市一家集设计、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瓦楞纸箱印刷包装设备供应商。2011年8月成功登陆A股市场。

为多元化发展,东方精工在2014年至2017年间频繁收购,其中2016年高溢价收购北京骄傲增加商誉达45.23亿元。

北京普瑞德专业从事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PACK的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收购前,其股东为:北大第一、宁德时代、北汽实业、福田汽车、青海普仁。其中,福田汽车与北汽实业均隶属于北汽集团,北大与青海普仁为一致行动。

东方精密从上述股东手中收购了北京骄傲100%25的股权。估值高达47.5亿元,升值率高达1992.83%2525。其中以现金支付18.05亿元,每股支付9.2元。东方精密股份的对价为29.45亿元。

本次交易前,东方精密实际控制人唐卓林、唐卓棉(以下简称唐兄弟)持有东方精密25总股本的51.74%25。本次交易,唐氏兄弟在东方精密的持股比例减至28.68%2525。普莱德原股东在东方精密的总持股比例为27.65%2525,基本持平。

虽然普莱德的总资产高达东方精工的1.9倍,但普莱德原股东承诺不寻求对上市公司东方精工的实际控制权,因此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不构成借壳清单。.

但同时东方精密也做出了妥协,据东方精密的回复对深交所,交易协议还称,在履约承诺期内,普莱德董事会由6名董事组成,其中4名董事由普莱德原股东委派,东方精工委派2名董事;东方精功将财务分配给普莱德负责人,其实普莱德董事长兼总经理分别来自北大、北汽集团和宁德时代。

可以看出,虽然东方精密在承诺中收购了普莱德期间公司并未完全掌握实际控制权,为后续的履约纠纷铺平了道路。

数据显示,在收购前,北京骄傲的业绩长期依赖于关系p的原始股东。因此,东方精密在2017年6月收购Pride时,与Pride原股东签订了为期4年的赌博协议。赌约协议规定,Pride需要在2016年至2018年间实现累计利润9.98亿元人民币(分别为2.5亿元、3.25亿元和4.23亿元)。不能实现的,按4.25倍补偿;2019年实现利润5亿元,不能实现的,按单次等额补偿。现金。

在2019年4月16日发布的2018年年报及系列公告中,东方精密表示,由于普莱德2018年净利润亏损2.19亿元,公司认为到期收购北京骄傲。25股股权100%25形成的商誉出现重大减值迹象,商誉减值准备计提38.48亿元。

另外,根据此前签订的业绩补偿协议,东方精密上述亏损计算,宁德时代、福田汽车等五家交易对手共向东方精密支付26.45亿元。年报遭到普莱德原股东公开抗议,认为其计算有误,双方陷入业绩"罗生门"。

普莱德原股东任命的管理层单方面持有5月6日媒体发布会,质疑审计师及东方精密2018年普莱德财务数据。调整缺乏事实依据。而东方精工当晚发布公告称,傲慢的媒体发布会和管理人员存在多处虚假陈述。

东方精工陷入大股东与母子公司的对峙。

混乱的内斗局面。

从刀枪不入的恶斗到暗流涌动的妥协

由于双方实际控制了东方精功的半壁江山,形成了相互克制的格局。

作为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唐氏兄弟控制着东方精密原有业务板块,福田汽车、宁德时代、北大等东方精密大股东难以施加影响在上面。另一方面,福田汽车、宁德时代、北大等控制着普莱德,其收入超过东方精密总收入的一半,唐兄弟短期内难以有效控制。

利用东方精工的实际控制权,唐氏兄弟可以认定普莱德遭受了损失,产生了较大的商誉减值,并将需要支付巨额赔偿的普莱德原股东置于东方精工股份几乎全部处于劣势。

普莱德原股东未谋求控制上市公司的承诺期将于2020年4月结束,这将对唐氏兄弟的实际控制产生影响。尤其是2017年,唐氏兄弟将其6.74%25的股份转让给自然人余文芳后,其在东方精密的持股比例已降至21.94%25,低于普莱德原股东的持股比例。德源股东发起争夺上市公司控制权的行动,唐氏兄弟担心权势会落空。

迫于双方妥协的压力,激战至11月25日,以东方精密的公告为标志,双方握手言和。东方精密将从普莱德原股东处获得16.76亿元。对公司业绩的补偿,普莱德原股东在东方精密的持股比例从27.86%2525降至14.15%2525。唐氏兄弟的股份超过了普莱德的原股东,瓦解了威胁实际控制权的风头。

同时,东方精密将被Pride彻底淘汰,以15亿元出售Pride,并免除Pride原股东2019年可能的业绩补偿和减值测试所涉及的补偿义务。

对于普莱德的原股东来说,这次的业绩补偿协议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但他们并没有走出东方精工。他们仍持有高达14.15%25的股权,不受不寻求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承诺期限制,随时可能掀起波澜。因此,东方精功创始人唐氏兄弟的实际控制权仍存在潜在威胁。

这个妥协对于东方精密的创始人唐氏兄弟来说意义重大。是高风险后的理性回报,结果是可以接受的。然而,公司将失去占其收入一半以上的新能源电池业务,也将失去来自普莱德原股东的订单支持。盈利将变得更加困难。因此,它必须严重依赖原有的"高端智能设备"。"主营业务。如果未来发展不顺利,不排除再次发生内战的风险。

在唐兄弟看来,战斗刚刚结束后,巨额的现金会从现金中提取,一小部分核心团队用来稳定和激励"高端智能装备"的主业,似乎有重整旗鼓、凝聚人心、准备迎接挑战的意思,虽然核心团队不优秀。

但是,从中小企业投资。

在作者的角度,他们不这么理解。他们认为公司牺牲中小投资者利益,大方试图否决该提案。

从这点来看,东方精工未来的发展不会一帆风顺。

相关股票